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毕业礼物

 师生恋

年龄操作 年下攻

OOC

不甜且无聊

迟来的亲友 @窥个屏 的生贺文

 

平凡的时间里平凡的人,哪有那么多波澜壮阔的爱情故事。(但这也不能成为我写流水账的借口。)

 

----------------


 

大野智收了课桌上散落的书,胡乱地塞进了课桌里。放课的铃声里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嬉笑着踏出校门。大野把书包随意地斜挎在肩上,轻轻地敲了教师办公室的门。

 

“请进。”

 

办公室里的交谈声戛然而止,大野拉开门,果不其然地看见班主任西岛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面前。

 

“那我先走了,二宫老师。”

 

西岛对着坐在办公室一角的二宫和也点了点头,就直接出了房间的门。二宫看着站在门边的大野不太自然地合上了半张的嘴,什么都没有说。

 

二宫和也拉开了身边的椅子,然后抽出了自己夹在一大摞文件中的数学卷子。

 

“过来坐啊,大野君。”

 

大野智没有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后就放下了松松垮垮的书包,坐在了二宫的身边,然后清晰地看到了打着四十五分的牵着自己名字的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局促,低着头,无意识地绞了绞宽大的衣角。

 

二宫和也注意到了身边少年的小动作,微微地勾起了嘴角,却又突然感觉到一阵失落。

 

“大野君有很大的进步,完全不用感到紧张啊。”二宫把手轻轻地搭在了大野的肩上,“我们接着开始辅导吧。”

 

大野智抖了抖,不自然地避开了二宫的视线。

 

“.…..好。”

 

 

大野智喜欢自己的数学老师,这是一个不可言说的秘密。因为他的喜欢不是那种单纯的对老师的崇敬或者喜爱,而是一种让他心跳加速的情愫。

 

但是,很糟糕吧,对自己的老师抱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被知道的话,他会怎样想呢?是觉得被同性学生喜欢而感到恶心,还是会认为是小孩子一时间的玩笑呢?

 

大野智偷偷地看了一眼身边正在耐心讲题的二宫,两个人距离很近,他能清楚地看见二宫鼻唇之间细小的汗毛,在夕日的光芒里几乎变得透明。粉红色的唇一张一合,唇角勾起一点点撩人的弧度。

 

“喂大野君,”二宫突然回过头,眼睛里带着一点点怒气地看着他,“你倒是认真一点啊,我可是没有加班费地在加班哦。”

 

“对不起,老师。”大野慌张地低下了头。

 

“你啊,”二宫状似无奈地说,大野抬头看他,却发现二宫非但没有生气,还笑着看着他,“算了算了,今天就这样吧。”二宫拍了拍大野的肩,看着他惊慌的反应,眼中的笑意又添了一点。

 

大野看了二宫一眼,然后站起身来,在宽松的校服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块包装有些变形的巧克力。“二宫老师每次给我补课都来不及吃晚饭吧,这个给您,希望老师不要嫌弃。”少年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书包,“我先走了,老师再见。”

 

二宫有些发愣地看着大野递过来的巧克力,一时忘了伸手去接。大野有些尴尬地想要把手收回去,却被二宫一把抓住了。

 

二宫抢过大野手中的巧克力,“给别人的东西就不要收回去啊,谢谢你哦。”他把巧克力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看着突然害羞得不知所措的大野,笑出了声音。

 

大野智似乎被二宫的笑声刺激到,一个转身就要离开。二宫看他青涩的反应,笑得更加欢快起来。

 

“喂你先别走啊,”二宫在大野拉开门的时候叫住了他,“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和你说。”

 

“诶?”大野智回过身,看见二宫严肃的表情,不由得愣了一下。

 

二宫看着大野,示意他在自己的对面的位置坐下。

 

“之前西岛老师来找我,是为了,”二宫想了想,“他觉得你在处理人际关系上,或者说与师长……我是不这么想啦,但是……”

 

大野看着二宫,没有说话。

 

他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更不擅长说什么能讨老师欢心的话,再加上成绩很差,早就引起班主任西岛的不满。虽然他觉得二宫和别的老师不同,不会对他产生那样的看法。但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这样面对面探讨这个问题,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我……”大野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突然觉得有点想笑,要自己怎么辩白吗,说不是看西岛老师不顺眼,因为他压根就和他不熟?

 

二宫有些犹豫,半晌才开口。

“教了你这么久,我觉得你只是不擅长说话而已。他说你有的时候不和他打招呼,直接无视他,再加上我观察了你好久,我倒是觉得……”他看着大野,“你是不是视力不太好?”

 

“欸、欸?”大野显然没想到二宫居然会这样说,一时间更不知道要接什么话。

 

“你欸什么啊?”二宫随手抄起一本书,丝毫没有用力地拍在了大野的头上,“我问你是不是视力不太好?”

 

大野无缘无故被拍了一下,只好抱住了头。像小孩子一样瘪了嘴。“哪有这么暴力的老师嘛,就算我不会做数学题,也一定是被你拍傻的!”

 

“所以你还不打算回答我对不对?”二宫站了起来,又抄起了手边的书,作势要打下去。

 

“是啦是啦。”大野躲开身子,“就有一点看不清楚而已。”

 

“才不是什么一点点看不清吧?”二宫随手把书扔在了桌子上,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看不清就给我去戴眼镜啊,要不然情况不会越来越糟吗?还是说……”二宫双手撑在桌子上,前倾着上半身问大野,“作为一个处在青春期的高中生,认为戴眼镜影响你的帅气和美貌?”

 

“才不是啦!”大野瞪了凑过来的二宫一眼,“买眼镜什么的不是很麻烦吗?”

 

“那我买的呢?”

 

“嗯?”

 

二宫再一次靠在了自己的椅背上,“我说啊,如果我给你买的话,你会戴吗?”

 

“欸?”

 

“嗯?”二宫歪了歪头,看着大野的反应。

 

“……嗯。”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

 

二宫满意地看着再一次一言不发的大野,别扭的学生红了脸,别过头不再看向二宫。

 

“那我买给你,”二宫都没犹豫,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不过可能要去医院测一下度数吧?你周六有时间吗?”

 

“有……”大野的声音很小,如果不注意的话几乎要忽略掉。二宫笑弯了眼睛,“那就说好了哦,大野君。周六早上十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哦。”

 

“欸?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二宫说,“就这么定了。”

 

 

所以说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要带大野去配眼镜啊。

 

目送大野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二宫立刻瘫在自己的桌子上。

 

他知道大野智喜欢他。少年人那种青涩的喜欢,总是体现在不敢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以及时不时就会炸毛的小脾气上。他突然觉得事态有点超出自己的控制,明明自己总是能冷静思考这些事情,却每次一看到大野那样的反应以后又忍不住调戏他。

 

真是恶劣的成年人啊。

 

二宫一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热的脸,一边想。

 

大野智给他的巧克力还放在桌子上,二宫和也拿起因为温度稍稍有些融化了的巧克力,因为放在口袋里所以有些变形,让外包装上的大大的草莓标志也变得有些滑稽。

 

喜欢草莓的男孩子啊,还真是少见。

 

二宫想了想,把巧克力放在了自己桌子的一角。结果就在这时,肚子不适时地叫了起来,羞得二宫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天啊他刚刚就像是拿到暗恋的学长递过来的巧克力的女子高中生,一副扭扭捏捏舍不得吃的样子。

 

巧克力嘛,就是用来吃的。自己刚刚的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才是真的丢人。

 

二宫又抓过了巧克力,直截了当地撕开了外包装。廉价的巧克力块并没有带来什么惊艳的味觉享受,因为融化还让他嘴里变得黏黏腻腻的。

 

“太甜了。”

 

继续趴回办公桌的二宫老师作出如是评价。

 

 

星期六的早晨如约而至,大野有些局促地拉了拉自己格子衫的下摆,一边又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平日里穿得不那么正式的二宫。

 

二宫穿得还是很超出他的意料。宽松的大T恤,仿佛还是之前学校发放的纪念衫。

 

二宫注意到了大野诧异的眼神,不爽地瘪了瘪嘴,“怎么,不喜欢?”

 

“没有,”大野笑着说,“感觉这样的老师很真实。”

 

“切,”二宫回身就走,“走了走了我可没你那么闲,早去早回啊。”

 

大野智急忙追赶上了二宫的脚步。

 

 

“怎么样?”

 

趁着大野在验光,二宫已经在柜台边挑了很久的镜框。看着大野戴着医生配的试戴的眼镜走了出来,二宫急忙拿起自己看中的一款黑框眼镜递给他。

 

大野智站在侧面,注意力完全被清晰的二宫后颈的碎发吸引了目光。

 

“我说你啊,怎么总是在发呆呢?”

 

二宫见他没反应,直接走了过去,摘下了大野的眼镜,然后递上了自己挑的镜框。如他所想,不是很大的镜框架在大野鼻梁上很合适。虽然遮挡住了他很喜欢的大野的眼睛,但是给大野秀气的脸又增添了一份知性的色彩。

 

“你看,我挑的很适合你。”

 

“是啊,”大野又一次不自然地避开了视线,“二宫老师总是很懂我。”

 

大野的话成功地让二宫红了耳尖,“喂刚才医生说你两眼视力差距有点大啊,眼镜要订做,我干脆填了我的地址,到时候你来找我拿吧。”

 

转移话题。大野偷偷笑了一下,二宫老师总是能戳中他的点,即使是害羞的样子,也是与一般成年人不一样的可爱。

 

眼镜的定金是二宫付的,他以留着发票以后等大野赚钱了再连本带利报销为由,擅自送了大野这副眼镜,算是毕业礼物。大野并没有过多的阻拦,只是又想了些其他的事情。

 

 

毕业季很快就到来了。大野的班级算是二宫带上来的第一届,即使身为数学老师,讲课风趣性格又符合学生们喜好的二宫毫无疑问地当选了最受欢迎的老师。大野抱着毕业要发的纪念册,偶然路过了自己班里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商量着向二宫老师告白的事情,吓得他直接把纪念册撒了一地。

 

“欸大野君?”一个女生帮他捡纪念册的时候向他搭起了话,“你不是和二宫老师很熟吗,你觉得他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我怎么知道啊。”大野苦笑了一下。

 

“欸?可是我觉得二宫老师看你的眼神总是很认真。如果大野君不是男孩子的话,我都快以为二宫老师喜欢的是你了。”女生被身边的好友拍了头,只好眨眨眼睛看了大野一眼,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啊这样说。”

 

“没……”大野智低着头,看见散落在地的纪念册刚好翻开在了印着二宫和也照片的那一页,二宫笑得一脸灿烂,眼睛里有着一个人的倒影。是了,大野想起来,这张照片还是他帮二宫拍下的。自己在举相机的时候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一抬头的时候二宫正笑的很欢,他想也没想就举起了相机。

 

相机留下了眼里只有自己的二宫老师,那个二宫老师笑得很开心。

 

“那个,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些纪念册发给大家?”大野突然抬起头,“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要做。”

 

 

“大野君?”

 

大野智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急躁,敲门以后没等屋里人的回应就自己打开了门。本来该拿给二宫一份的纪念册也不知道被他丢到了哪里。他就是单纯地觉得,也许自己应该给二宫老师一个毕业礼物,早于别的同学,更要与众不同一点。

 

二宫显然早就猜到了大野会来找自己,正拿着之前他们一起去配的眼镜站在窗边。二宫把眼镜架在了自己的鼻梁上,一边问着不知为何从进了门以后就一言不发的大野,“怎么样,我觉得还蛮好的,我眼光不错吧?不过我觉得你的度数的确是有一点……喂……”

 

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大野用左手攥住了他想要摘下眼镜的手腕。

 

“你怎么突然……”

 

二宫很显然想要通过说话掩饰自己现在的一点点惊慌,还有不知道为何从心底不断涌上来的期待。

 

大野智显然是没打算开口,直接伸出了右手摘掉了二宫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然后对着二宫的唇吻了上去。

 

大野的唇有些凉,吻起来很舒服。二宫一瞬间觉得有些恍惚,睁大的双眼只能看见大野智亮亮的眼睛,盛满了少有的认真和强势。

 

大野智突然松开了他的手腕,停下了这个浅浅的吻。二宫和也愣愣地看着大野把手中的眼镜随意地丢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伸手揽住了二宫的头,向自己的方向压了压。

 

“二宫老师怎么接吻的时候还要睁着眼睛啊。”

 

“我……”

 

不等二宫反驳,大野又一次深深地吻了上去。二宫能感受到大野不安分的舌尖探入了自己的口腔,放在自己脑后的手也加了些力气。

 

嘛,管他呢。

 

二宫的一只无所适从的手揪住了大野的衬衫领口,另一只搭上了大野智的腰。

 

 

【END】


评论(24)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