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KS|ABO】Change 02.

在太太们都虐的时候坚持发糖的我,


也沦陷了。。。


-------------------


二宫和也默默地靠在座椅上打量着大野。明明是这个人提出要和自己聊聊,现在却一副放空的样子盯着前方,完全没有说话的打算。

“大野……桑?”

大野智如梦初醒一般回过头,像是斟酌言语一样,几次开口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关于我被绑架的事,大概就是我叔父的仇人什么的,您向那个方向调查就好了。”

二宫随意地说,很显然对方其实并不是想聊这件事,看着大野有些窘迫的样子,又莫名起了玩心。“不过我也并不在意这个结果,您也不要有压力。”

“不是的。”

大野终于打断了他。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二宫,没想到刚好对上了对方若有所思的目光,吓得他急忙收回了目光,但是表面上仍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

故作深沉。

二宫在心底嗤笑了一下。

“是关于二宫财团……既然是二宫家下一任家主,那您对制药……”

“我是学管理的。大野桑,”二宫摸了摸下颌,“您不会认为要管理个制药公司,就一定要学医吧?”

大野自觉地停下了询问,有些黏糊不清地说,“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抱有一丝侥幸罢了。

二宫似乎很讶异他发出了这样对于男人来说偏软的声音,但是大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把头偏向了车窗外,只留给他一个修剪得很干净的后颈。

“如果大野警官需要医生的话,我认识一个朋友。”不喜欢管闲事的二宫莫名地补充了一句,“虽然他很年轻看起来也不是很靠谱,但是是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大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添上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谢谢您,不过我暂时还不需要医生。”

一直认真开车的北川转头看了看大野,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二宫桑您大概是不知道,我们组长这辈子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医院,最讨厌的人就是医生了。”

大野低着头fufu笑了笑,“大概是小时候总捣蛋被医生训了好多次,”他的眼睛藏在阴影里,让二宫看不到他的细微的表情,“而且我在医院失掉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抱歉。”

二宫少有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对面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警察产生了一点名为担忧的情绪。

“没什么,”大野说,目光注视着前方越来越近的二宫家大宅,“是我失礼了,这和二宫先生没有关系,您也是出于好意。”

 

警车刚刚停下,二宫大宅的门就缓缓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上前去,替二宫拉开了车门。

“少爷,欢迎回来。”

二宫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等他回身的时候,大野和北川已经下了车,站在车边看着他。

“你们要不要进去坐坐?”

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也并没有阻止二宫。

“不了,”大野抢先一步回答他,“我一会儿还有事,北川也要回警局,就不打扰了。”

二宫和也看着刻意和自己避开一段距离的大野,也并没有过多的挽留,“那我就过几天亲自去警局感谢你们。”

“不用……”

“大野桑请不要再拒绝我了,”二宫装作不经意地伸出手,“就当我只是去看长得漂亮的警察小姐和帅气的警察先生吧。”

北川笑着和二宫简单地握了手,而大野智大概是有些害羞,笑起来的时候鼻子都皱皱的,但是仍然握住了二宫。

二宫注意到了大野修长的充满美感的指节,也没忽略对方略微有些湿润的掌心。

 

 

大野智在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什么,手指搭上了腰间,才发现自己身上压根就没有带枪。他摇了摇头,翻出了藏在门口盆栽下的一个小刀片。

屋子里空无一人,窗子却不同于他离开时的紧闭状态,大喇喇的敞开着,厚重的窗帘也被拉开,垂在窗子两侧。

大野环视了一圈,神经更加紧绷起来。样板间一样的屋子里几乎没什么生活气息,三三两两的东西一目了然。多了的,大概只是沙发前的小桌子上,一个透明的小药瓶。

犹豫了一下,大野掏出了手机,熟练地拨了一个号码。通话很快被接通,但是电话两端的人都没有开口,一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终于对面的人忍不住了,“拿到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大野问他。

“你就这么和你的父亲说话?”

大野停顿了一下,“是养父。”

“.…..”

对面是让人难耐的寂静,大野也变得有些烦躁,“所以有什么事吗?”

“你为什么总是想逃开呢,阿智。”对面的男人声音很沙哑,笑起来像是乌鸦一样,让大野不适地皱起了眉头,“这次还试图搞点小动作是吗?”

“我……”

男人粗暴地打断了他,“不过你想离开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大野把手机抓得更紧了,听着对面的人毫无感情地告诉自己,“你今天不是见到了二宫家的alpha了么,先去接近一下吧,我亲爱的儿子。”

“用你们这群人天生就会的方式。”

“哦,我忘了,你好像……”

 

大野紧紧握住了拳头,那个男人说的话一字一句的打在他的心口,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手机已经被他扔到了地板上,通话也早已切断。难以抑制的怒火从他身体一阵阵上涌,让他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剧痛再一次侵袭了他本来就有些虚弱的身体,连带着另外一种不适的感觉。

大野草草地脱下了西装扔在了地上,又翻箱倒柜地翻找出了一个小小的医用注射器,然而针管旁边的铁盒里已经空空如也。他绝望地扔了注射器,颓然地坐回了地板,被一个不小心落在地上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二宫递给他的手帕。

大野颤抖着手捡起了手帕。手帕上还残存着微弱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柠檬的香气瞬间充斥了大野的鼻腔,竟然奇迹般的让他冷静了下来。

他想了想,翻出了上衣内侧口袋里的照片,放在了手帕上,又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上了小桌子。

大野躺在地上,滚烫的身体隔着薄薄的布料接触着冰凉的地板。

“二宫……二宫和……也……”


他扯着嘴角,勾出了一个难看的笑。



【TBC】



评论(2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