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恋爱故事

ooc

校园恋爱

师生

Nino倒追

欢迎点梗的妹子来认领



 ----------------



老师的点名终于结束了。

二宫和也滑动手机屏幕的手指停了下来,他点开一个聊天界面编辑了几句话,没有犹豫就发送了出去。紧接着他就锁了屏幕,把手机扔进了桌子抽屉里。

他趴在桌子上,头毛软趴趴的搭在额头,一脸无辜地盯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老师,满脑子却都是刚刚自己发出去的那条信息。

那个人的话,估计已经看到了消息,等到他的回信大概也还要好久吧。

二宫几乎已经能脑补出了那个人嘟着嘴,一脸严肃地打字的样子了。

被扔进抽屉的手机不安分地接连震动了几下,他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拿了出来。

「nino?

你在上课?

你怎么这么可爱?

帮别人答到被我发现了哦」

二宫甚至忘了自己还在课堂上,“啪”的扔了抓在另一只手心的笔,瞬间把周围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不好意思地捂住了渐渐发热的脸,然后趴回了桌子上,却又忍不住开心地跺了跺脚。

他不仅记得我的名字而且还夸我可爱!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大概马上要变成烟花飞上天表演一个旋转炸裂了。

「唔啊啊啊啊不好意思我发错人了

  !!!∑(゚Д゚ノ)ノ打扰大野君了不好意思我这就好好听课!」

他看了看大野发过来的简单的回答,目光又停留在了句尾的四叶草小表情几秒,然后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气。

今天的作战,perfect。

二宫的手指停留在了对方一片大海的头像上几秒,才退出了两个人的聊天界面,这才注意到好友的来信,草草地打了几个字就回了过去。

「没点到你你鬼哭狼嚎什么」

 

二宫和也喜欢那个叫大野智的老师。

要说大野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老师,只不过是他们大学研究生院美术系的一位学长。当初在大一的时候二宫随意选了大野导师的艺术鉴赏课,也只是奔着老师给分还不错去的。没想到这位教授因为被邀请学术交流而出了国,走之前直接把给他们这帮小孩讲课的任务扔给了自己带的得意门生。

于是二宫和也从此栽进了一个名为大野智的坑。

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二宫本着学期刚开始要去摸摸情况的理念进了教室,还专门挑了一个后排不算引人注意的位置,暗戳戳地打着游戏。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被同学们的惊呼声引得抬起了头,刚好赶上大野智背对着他们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

二宫和也的视线落在大野修长的手指上,骨节分明的手在黑板上留下几个清秀的字。

“我叫大野智,渡边老师的学生,”大野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目光在不大的教室游移着,最后落在了紧紧盯着他的二宫身上,“呃这学期我先给你们上几节课,叫我大野君就好。”

二宫和也在大野看过来的一瞬间停顿了一下,然后没想到对方并没有介意,两个人反而直直地对视了几秒。他看着大野微微皱起鼻子,然后笑了起来。日光打在他的带有弧度的脸颊上上,似乎能看见细小的绒毛。

“那么,请多关照了。”

一击致命。

 

“我喜欢咱们那个美术老师。”

樱井自从回了公寓就一直在强调,相叶也不断地在后面附和,连一向挑剔的松本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他们四个人是在学校附近合租的公寓,每人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早在高中时代就认识的几个人打打闹闹度过了最青春的时光,然后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樱井此时正趴在他们客厅里的唯一一条长沙发上,不住嘴地强调着,“他夸我的画很有新意,并且说我再加加油在这门课就能够拿高分。”他抱起小桌子上没吃完的零食逛,开始“咔哧咔哧”嚼了起来。

“大野君人太好啦,”相叶补充说,“他发现了我偷偷藏的小蛋糕,居然让我下次和他一起去吃。”

松本则是站在一边点了点头,“老师的专业素养不错。”

二宫本来是第一个回了公寓的人,正躲在窗前的藤椅上按着游戏机,耳朵却在听到了那个名字的时候竖了起来,一失手出了个小失误。

“我倒是没什么啦,”他无意识地嘟着嘴,“只要是给分好还事少的老师我都喜欢。”

“说起来,今天大野老师看了你好多眼。”相叶已经在和樱井分食松本刚刚洗好的葡萄了,却仍旧塞着满嘴的葡萄说,“我看他看了你好多次,是不是介意你上课玩游戏啊。”

“哦。”

二宫的手指停了一下,“大概吧。”

几个人的话题早就转向了其他的地方,二宫却不知为什么,愣愣地退出了游戏,并且忘了存档。

 

又是一堂大野的课。这种非专业的大多数人选来凑学分的课,却少见的坐了满满一教室人。

“这大野君这么受欢迎的吗?”二宫再一次缩在了墙角,不解地问身边“复制粘贴”着自己得意画作龙猫的樱井翔,虽然在他眼中那是一个长毛的雪人。

“据说本科时代就是传奇人物,所以大家都想来看看吧。”樱井头也没抬,语气中却带上了一丝不忿,“所以我都没坐到前排。”

“你个前排狂魔。”二宫倒是不奇怪,“和一群女生枪座位,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

樱井撇了撇嘴,没再出声音,手上的本子倒是飞速地翻了一页。

二宫瞥了一眼他,“这又不是美术课,你画再好也不会增加分数啦。”他又很快被进了教室的大野智吸引了注意力,又一次踩着铃声进教室的大野似乎被一教室的学生吓到了,惊慌全写在脸上。

“像个小孩子一样,还这么怕人。”

“你说什么?”樱井翻出了自己的教科书,一边示意匆忙跑进教室的相叶和松本坐过来。

“没什么,我说J,居然和爱拔酱一起迟到了。”

大野智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衬衫,袖子挽到小臂,露出了结实的线条。讲课的时候总是低下头去看讲义,和颇有男人味的打扮不一样,声音总是软软的,像是含着一块糖果,偏偏带着惹人喜欢的味道。而学生们却听得很认真,生怕错过什么的样子。

“啊……”大野吃了螺丝,“抱歉呐,我不太擅长讲东西。”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学生们发出善意的笑声,很奇怪的,大野的身边似乎能形成一种温和的氛围,让大家变得轻松起来。二宫头偷偷看了大野一眼,发现他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别看了,”松本拍了拍二宫的肩膀,“你刚才傻笑了知道吗?”

“我喜欢大野智。”二宫和也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吓得松本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看着二宫的脸,却发现对方一脸严肃,像是在做什么生死抉择。

“哦我们也喜欢,至少他讲课很有趣。”

二宫哼哼地笑了起来,“大概吧,如果他给我的论文一个优秀,也许我会爱上他。”

 

距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大野智已经讲完了自己全部的讲义。坐在前排的几个女孩怂恿着大野回答她们的问题,在得到应允后争先恐后地提问起来。

“老师你的兴趣爱好就是画画吗?”

“.…..还有钓鱼。”

大野智和同学们一起笑了起来,“海钓那种,你们可以试一下。”

二宫从樱井那拿了本书,随意地翻开了一页,“真是老爷爷一样的爱好啊,大海有什么好的。”

松本闻言笑了一声,“是因为你晕船吧。”

八卦的学生很快把话题转向了他们更想知道的方向,“老师您有恋人吗?”

大野愣了一下,“不是和课程相关吗?”

学生们哄笑起来,“有什么关系嘛,老师回答一下啦。”

“恋人倒是没有……”

二宫一边低头看书,一边砸了咂舌,“还真实诚。”

“那您喜欢什么样的人呀?”

“大概,”大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太管我的那种?”

“那不就是Nino这种吗?”相叶对着二宫说,声音却忘记了压低,引得全班大笑起来。

“胡说什么呢?”二宫和相叶中间隔了松本,他只能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又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教室前方的大野,并且惊讶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在视线相交的那一刻,向他笑了一下。

二宫不服输地看了回去,大野却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坦然地回看着他。

“啊……是ninomiya……kazu……nari君?”

大野像是询问的语气,少见的第一次就叫对了二宫的名字。

二宫点了点头,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樱井像是发现了好戏一样,看了身边的二宫一眼,眼神里带着笑意。

大野似乎对于他的不解很是开心,有些小得意的样子。“二宫君在新生晚会的时候唱了歌吧,我当时还特意问别人要了节目表,想知道那个唱歌好听的男生是谁呢。”

“哦呦——”

大家发出了了然的声音,二宫哼了一下低下了头,却觉得自己耳根一阵发烫。

“听说老师唱歌很好听,也来一首吧。”

“不要,”大野迅速地拒绝了他们,“我会害羞的。”

“那老师画画嘛,我们都没见过您的画~”

大野皱了皱鼻子,却败在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央求声中。他妥协地点了点头,“画什么?”

“挑一个学生画怎么样?”有人提议。

“我不擅长画人啊……”他无奈地笑了笑,“好吧,画谁?我随便从你们交上来的作业里挑一份啦?”

大野拿出了他们交上去的厚厚的作业,然后闭着眼睛抽出了一份。

二宫仍旧低着头,并且把书又翻了一页。他转头想和松本说点什么,却被大野的声音堵在了嗓口。

“啊!二宫君!”

二宫手一抖,把樱井的书掉在了桌子下。

“呦,”松本弯腰帮他捡了起来,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了相叶一句,“咱们这课多少人来着?”

“一百人呀一百人。”

“原来是百里挑一呀。”

去他的百里挑一吧,二宫想翻白眼,却不自觉地抓紧了衣服的下摆。

 

“老师。”

二宫走在人群的最后,磨磨蹭蹭地走向仍旧在整理讲稿的大野。刚刚大野智叫他留下一会儿,说是要“商讨”一下后续事宜。

大野抬头看着他,“二宫君,”他的声音很好听,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能来我的画室吗?”

二宫眨了眨眼,“画室?”

“对呀,”大野又开始笑,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我想认真地画嘛。”

“那可以把联系方式给我吗?”

“嗯?”

“虽然我知道大野老师不喜欢把联系方式告诉别人……”二宫停下了,但是仍旧看着大野。

“可以啊,”大野说,“nino,啊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在得到应允后,他说,“你也可以叫我学长什么的,不要叫老师啦,很奇怪。”

“大野君。”二宫说。

大野智很是高兴的样子,“nino总是让我感觉很轻松呢。”

二宫没有回答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回到公寓以后二宫立刻申请了加好友,出乎他的意料,大野刷手机的时间似乎比他想象的多得多,立刻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二宫先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看到了对方的头像是一片大海。还没等到大野的回复,他就立刻把头像的小猪存钱罐换了下去,换上了一张天空的图片。等他回到聊天界面,刚好赶上了大野发来消息。

一个跳舞的小人。

「大野君在忙吗?」

二宫躺在自己的床上,想了想又加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没」

他等了一会儿,大野又发来一句话。

「刚刚和教授通过电话」

「工作汇报的样子诶。」二宫发了一个心疼抱抱的表情,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大野君加油!」

对方显示输入了好久,大野的回复才过来。

「好!

忙完这段就可以去钓鱼了!」

二宫盯着大野发来的句尾的四叶草,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关于画画

Nino什么时候有时间?」

二宫放下手机揉了揉脸,然后才谨慎地敲了几个字过去。

「大野君什么时候方便叫我就好啦」

「明天下午?你有课吗?」

「没有的!」二宫立刻回了过去,「我去找你!」

「好的」

二宫心情大好地看着依旧放在句尾的小四叶草,觉得心都要飞起来了。

 

大野智的画室位于教学楼的一个拐角处的小房间,光线却很好。二宫敲门进去的时候,大野正在拉开窗帘,让暖黄色的阳光照射进来。

二宫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松垮的衣服很柔软,但是让他有些不安。

“大野君,穿成这样可以吗?我刚下课所以……”

“很好看啊,”大野看着他,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在意这个,并且伸出脚给他展示了自己的鱼拖,“舒服就好,你看我也这样。”

二宫和也笑了出来,一边说如果不是学校有要求自己大概也会这样。

“大野君真让人搞不懂诶。”

大野挠了挠鬓角,不好意思地问他,“有吗?”

“我应该坐在那里?”二宫指了指窗边的椅子,上面铺着绒绒的垫子。

“是的~”大野笑了笑,“因为我觉得Nino和光很合。”

“过奖过奖,”二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逗得大野笑了起来,“向大野君看齐。”

“嗯?为什么是我?”

二宫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拒绝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大野也并没追问下去,反而坐在了画架前。

后来就变成了聊天。

大野智似乎是没什么灵感,只是打了草稿就放弃了继续画下去。

二宫遗憾的语气充满了失落,吓得他立刻保证一定会画完。于是那天后来的时间,就变成了两个人的兴趣对谈。

“原来nino喜欢游戏啊,”大野说,“我都玩不来呢。”

“游戏很有意思的,大野君需要尝试,”二宫已经从窗前移动到了大野身边,试图去看他画的草稿,却被大野一下子遮盖了起来,“为什么不给我看!”

“因为会害羞,还没画完。”

大野认真地回答。

“算了算了,”二宫fu地呼了一口气,“我还是给你推荐个游戏吧。”

 

两个人就那样成为了朋友,话题从龙珠到唱歌,从早上吃了什么到晚上洗没洗澡。大野玩了二宫推荐的游戏,不过拒绝了二宫要和他一起出海的要求。

「我比较喜欢一个人在海上啦」

二宫不开心了,「船上还有船长吧」

大野的回复倒是很快,「nino不是晕船吗」

二宫和也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他承认要大野带他出海是一时置气,因为他之前提过自己晕船的事,却每次找他的时候都得到对方在东京湾上漂荡的回复,但是当对方真正这样说的时候,他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二宫和也你怎么能这么容易满足呢?

他在心底默默唾弃了一下自己,手上却加紧了回复的速度。

「其实就是不想带我吧(坏笑)」

「你可以来画室找我玩,」大野回复的倒是很快,「之前你推荐的游戏我已经玩得很好了哦」

「答非所问」

二宫强烈谴责了对方这一行为,却又兴奋地抱着手机哼起了歌。

 

二宫和也又翻出了手机。他看了一遍和大野的聊天记录,然后陷入了沉思。

我喜欢大野智。

大野智喜欢我吗?

现在全校都知道二宫在追大野智了,可当事人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每天任由二宫在自己身边转,却还是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

“大坏蛋!”

二宫恶狠狠地戳着手机相册里储存的大野的照片,然后又泄气地趴回了沙发。被二宫抢了自己地盘的樱井和相叶为此表示了不满,但是二宫先生不为所动。

“喜欢你就追的更明显点啊,”松本合上了电脑,“也许大野君这方面就是不太清楚。”

“我还不明显吗?就差直接当面递情书了吧?”

松本想了想,“也许还差爱心便当。”

“我拒绝。”二宫青着脸表示拒绝。

“呜哇我要起鸡皮疙瘩了爱心便当,”樱井说,“nino这种发展方向的吗?”

“nino做饭还挺好吃的呀。”相叶蹲在电视前,动物世界的音效立刻盖过了他的声音,但是没能阻挡二宫扔过来的抱枕。

“去你的爱心便当。”二宫说。

“不过你倒是可以问问,”松本继续提了建议,“他当初可是直接叫对了你的名字。”

二宫愣了一下,大脑开始飞速运转起来。

 

大野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二宫最近回复他越来越慢了,而且常常是几句话结束聊天。没有偶然看到的有趣的钓鱼视频,也没有了疯狂安利的游戏。

他点进了和二宫的聊天界面,才发现对方换了头像,是一只小猪存钱罐。

「nino你换头像了?」

二宫本来正在专业课上昏昏欲睡,却在收到了消息以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但他还是“矜持”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才慢吞吞地恢复了大野。

而大野明明看到了消息变为了已读,二宫的回复仍旧姗姗来迟。

「因为我喜欢钱」

突如其来的冷淡让大野有些措手不及,「很可爱」,他说,但却不知道接着找什么话题聊下去。他这才想起每次和二宫和也聊天的时候,都是对方找的话题。

「Nino最近很忙吗」

二宫勾起了嘴角,手上打字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还好,大野君也很忙吧」

「这几天空闲下来了」,大野难得的打字速度猛涨,二宫抿了抿嘴,眼睛里带上了笑意。

「去海钓?」

「我在画nino哦,很快就能完成啦」

「很期待大野君的画」

「Nino……你失恋了?」

……二宫翻了个白眼,提高了打字的速度。

「是」

「诶?nino不要太放在心上,会有更好的等着你!」

「大野桑为什么第一次就能叫对我的名字呢」,二宫没等大野回复,又继续以打游戏的手速打着字。

「为什么偏偏抽中了我呢」

「为什么能任由我在你身边呢」

「为什么你就什么都不知道呢」

二宫放下了手机,却难以平复自己的心跳。

先喜欢上的那个人永远只能是输家,因为会在意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对自己的每一个看法,而在对方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和别人一样的普通人。从头到尾,只有自己一个人仿佛一个演独角戏的傻子。

这是一个多么不平等的交易。

 

「因为喜欢你」

二宫睁大了双眼,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比你以为的更早」

「你的那些可爱的小伎俩我都看在眼里」

 

二宫和也笑了起来。

 

到底谁套路谁,还不知道呢。



【END】

评论(47)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