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趋光性 1

慢热

年龄操作

ooc

不甜

作者是个坑文惯犯

以上是雷点,注意避雷

 

 

如果你硬要大野智说的话,他最喜欢的是二宫和也的眼睛。那双眼睛是琉璃般的,明亮的,住着一个小小的他。

 

但他现在看不到他的眼睛。

大野智掀开被子,放轻动作下了床。睡在他身边的二宫和也只留给他一个小小的蜷在一起的背影,紧紧揪着被子的一角。

大野摸了摸自己扔在地板上的裤子口袋,拿着翻出来的烟盒,光脚去了天台。有几缕风偷着进了房间,带着纱质的窗帘尾飘动了一个小小的幅度。

点燃的烟冒着零星的火星,明明灭灭的重复着燃烧。大野智吐了一口烟,在烟雾中靠在一侧的墙根看着窗外。天已经在泛白了,灯光此时显得突兀了起来。大野捻灭烟站了起来,因为一直坐在低温的阳台,身体里的血液像先是凝固了,又在一瞬间恢复了运转。

他回到房间里,二宫还是刚刚的姿势,窝在床的一边。大野从地板上捡起自己的衣服放进准备好的袋子,然后拿着床头的一套转身进了浴室。放轻的动作没有弄出任何声响,最多也不过衣料摩擦的窸窣声。

等大野再次出来的时候,晨曦已经让房间有了微弱的光,然而屋子里还是昏昏暗暗的,看不清角落里的细微末节。他把手上的洗漱用品和脚上的拖鞋也放进了床边的袋子,又赤脚走向了二宫睡的另一侧。二宫眼睛是闭着的,大半张脸藏在阴影里,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大野智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又默默地转了身。

带上床边的袋子,穿上放在玄关的鞋,把钥匙拿出来放在门口的小篮子里,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行李箱就在门前,大野拎上箱子,轻轻地打开了门。

 

门关了。

窗帘又飘动了起来。

二宫和也睁开了眼睛。

 

 

 

Chapter 01.

 

大野智因为起了早,走进教室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的,却没有忽略掉靠门第一个本来应该是空着的位置上趴了一个男孩。上课铃已经响过了,大野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他。

“这位同学,已经上课了。”

男生抖动了一下,很快顺从地爬了起来。大野这才看到对方穿着整整齐齐的校服,唯独脸是生疏的。男生也不反抗,任由大野智盯着自己的脸,瞪着一双同样有些雾蒙蒙的眼睛和他对视。

脸……好熟悉。

大野这才想起对方是自己请了大半个月假期的学生。不过对方请假的时候他还不是这个班的老师,也就只在学生档案里看过这个学生的照片。

“二、二宫和也?”

二宫看了看这位从来没见过的老师,小幅度的点了点头,“老师好。”

大野发觉自己盯着对方的行为已经让二宫感受到了不适,只得转移了视线,留下一句若有若无的提醒。

“二宫君,你脸上压出了印子。”

等他站上了讲台,不经意瞟见二宫正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脸。有些苍白的脸很快染上了血色,但是整个红彤彤的。不过这只是吸引了他的几秒钟的注意力,大野很快就把精力放在了面前的教案上,想着怎么应付安排的有些紧的教学计划。然而一整节课,坐在教室一侧的二宫和也都不断地吸引着他的注意力。明明只是在书上随手写下几个字,或者盯着地面的发呆——就是正常的学生会有的举动。

大概是因为脸是陌生的。

大野这样想着,给自己下了个结论。

 

二宫和也请假是去拍电影去了。大野回了办公室才想起翻一翻学生档案,发现自己的学生原来已经是有了几部作品的演员。除此之外,成绩中等,人际关系正常,不是有多突出的学生。

这样自己就不需要想太多了,大野思忖着,自己只是个老师,只要学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时候好好的,他就能心安理得的拿着薪水过自己的生活。

对面的木下老师似乎有些好奇他在看什么,探头探脑的凑过来,又像是觉得有些无趣,默默缩了回去。

“这个二宫和也经常会因为拍戏请假,大野老师你估计是要给他补课了。”

大野抬眼看了他一眼,“这样啊……”

“不过这孩子还挺聪明的,”教英语的北泽老师插了嘴,虽然还是一贯的严厉语气,“把重心放在学习才更对,大野老师你也多找他谈谈啊。”

被一向以刻板著称的北泽老师提了名,大野也不好再忽略这个中年女老师的话,“嗯嗯”的应和了下来。

已经临近下班的时间,教研室的老师们都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只有大野仍旧对着自己的教案一个字一个字的校对,偶尔出神地想着晚饭该吃些什么。作为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老师,大野刚刚进学校不到两周。想着怎么应付没比自己小多少岁的学生,就几乎耗尽了他对这个职业的所有热情。

被对面的木下老师拍了肩,大野才意识到有学生来找他。二宫和也还是早上在教室见到的样子,衣服打理得整整齐齐的,有些长的刘海下面是一双亮晶晶的、有些认真的眼睛。

“大野桑你接着忙,我先走啦。”

木下老师向他打了招呼,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就走向了门口。大半个身子还在屋外的二宫侧了侧身子,浅浅的向他鞠了个躬。

“大野老师好。”

少年礼貌地站在门边,但是这并不阻碍他用好奇的眼神观察这位看起来很年轻的老师。大野智被他看得有些慌乱,不过猜得到学生过来找自己的原因,也只能放弃挣扎,向二宫招了招手,“过来吧,二宫君。”

大野翻看着二宫交过来的作业,作业做得还算认真,但是仍旧能看出来很大一部分是在匆忙之中完成的。大野突然想起了北泽老师之前的提醒,又看见二宫有些无聊地坐在一边,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补课对双方都不是个好消息。但是……老师嘛。大野还是沉下心,用温柔的语气问二宫,

“二宫同学觉得需不需要补习呢,因为我看你之前落下了两周的课,要是只靠自己的话可能会有些困难。”

二宫抬起头看他,像是在认真思考他的提议的样子。虽然就大野自己这边,也不是说不愿意,无所谓倒是占了更大的比例。

“就在放学后或者课间一些简单的辅导。当然如果其他的科目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联系其他老师。”大野补充着,脑内确实是“好麻烦好麻烦”的无限循环。

二宫和也对着他笑了笑,少年音调有些高的声音听起来却很舒服,“我不会的时候找老师辅导可以吗?”

“当然可以。”大野这才想起二宫的高一高二大概都是这样子过来的,自己的一些补充反而像是画蛇添足一般。

“那老师可以把联系方式给我吗?”二宫站了起来,刚好站在背光的位置。大野抬头去看他,发现没有被他仔细观察过的男生的确是很好看。即使还没完全长开,但被日光描摹的身形也恰巧具有这个年龄男孩子特有的青春气息。头发被挑染过,在阳光下像是亮眼的金色,带着青少年期的轻狂。大野想着自己大概几年前也是这个不羁的样子,但是在老师面前却没这么乖过。

他伸手去拿了桌子上的手机,直接递给了二宫。等他在打开通讯录的时候,联系人里就多了一个规规矩矩的二宫和也,和后面一个不那么规矩的小星星的表情。

二宫偷笑了一下,也完全没有避开大野智探究的目光的意思。狡黠的小表情才符合大野对他的猜想,不过只是让他觉得这小子有些可爱起来了。

“我也要走了。”大野智叫住了二宫,“一起出去吧。”他收拾着桌面上罗列的大大小小的笔记本,再一股脑儿地塞进自己的包里。

二宫安静地等待着,但并不排除他其实想和大野聊些什么。

“老师回去还要工作吗?”

“是啊。”大野简明扼要地回答。老师这个行业,本来就是需要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接着工作的。他想着回去要不要自家恋人帮忙看一看学生的试卷,然后给忙了一天的自己放个假。等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也应该问问二宫和也,“你没有加什么社团吗?就这样直接回家?”

“我晚上还要去拍戏。”二宫回答他,“大概要到半夜。”他的语气再正常不过,似乎没什么需要安慰的点,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作为老师是应该说什么的,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之类的关心,或者是真厉害啊这样的鼓励。大野智是能想到这个时候应该说的话的,但是却又觉得有些别扭。他一向不太会安慰别人,这些话和关心他倒是都会,却又总是觉得难以说出口。

自己这样也会让别人不舒服吧。不擅长言语上的安慰,只会凑过去希望对方能够转移注意力。

怪怪的。

大野想着,不过二宫又不像是需要他安慰的样子,更不会猜到自己复杂的内心戏。

 

*

 

他们都说,找二宫和也吗?去找大野老师吧,他们俩十有八九在一起呢。

大野智也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学生几乎是用闪电般的速度闯入了自己的生活。明明说好了给他的联系方式是用来问问题,结果更多时候是听二宫聊自己最近拍戏又遇到了什么事。说好的课间辅导变成了两个人相对着趴在桌子上补觉,或者被强拉着去打上一局莫名其妙的羽毛球。吃午饭的时候二宫会抱着便当混进他们这群老师的队伍,后来又会变成他们两个人的午餐。

他倒是不反感,二宫对他的举动整个带着一股自来熟的味道,反而让他觉得有些放松。每天面对着十七八岁的学生,却总是被人毕恭毕敬的,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几十岁。二宫那些属于少年人细腻的、新奇的想法,让他不知不觉把这个学生放到了和朋友的相处模式中。

二宫和也就是很神奇啊,你看学校那么多人都喜欢他。

大野智瞥了一眼医务室或隐或现的人影,一本正经地调戏了二宫。

“你的小迷妹又过来了。”

“才不是!”二宫反驳他,有很快输在了胃痛的侵袭下,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你是不是总是不按时吃饭啊?”

医务室的藤川老师拍了拍二宫的头,年纪轻轻的就胃疼,要么就是不好好吃饭,要么就是总是吃一些伤胃的东西。坐在床边的大野智看了看蜷成了虾球的二宫和也,气不过地拍了他的屁股。

“大野——桑!”

二宫眼泪汪汪的,也不知道是真的疼还是演出来的。但是好心的大野老师还是接过了藤川老师递过来的热水,打算照顾一下这个可怜兮兮的病号。他像是给小动物顺毛一样拍了拍二宫的背,“起来喝点热水。”

二宫磨磨蹭蹭地爬了起来,一个不留神就被大野向嘴里塞了什么东西。舌尖很快把味道的刺激传送到了大脑,被苦了一嘴的二宫瞬间就皱了脸,拿过水杯猛灌了一大口。

“哪有你这样的老师!欺负生病的学生!”

“胃药。”

大野一脸无辜的说,“藤川老师给我的,良药苦口利于病。”

“那你也不能这么粗暴啊!”

二宫气得躺回了小床,一点都没忽略两个老师憋笑的样子。

大野笑眯眯地扯了被子盖在他身上,“你这样子不就有元气了吗,刚刚都病恹恹的了。”

二宫闻言又抱着肚子哼唧了起来,不开心几乎都要写满了脸。然后又被什么抵住了嘴唇,一睁眼就对上了大野放大了几倍的脸。

……信你才有鬼,二宫瞪着大野。

“糖。”

大野耐心地等他张嘴,“嘴里苦的话很不舒服。”

二宫犹豫了很久才张开嘴,柠檬清香的味道充斥了他的味蕾,但是很快他的表情就更加纠结了起来,被酸味虐到再一次眼泪汪汪的样子。

趁着大野憋笑时还没来得及把手收回去,二宫毫不偶遇地在他的手上啃了一口。

怕疼的老师哀嚎了一声,“哪有咬老师的学生!”

“大骗子!”

大野眼疾手快地按倒了妄图起身报复的二宫和也,“你乖乖躺在这里睡一觉,老老实实的让藤川老师先下班好不好。”

二宫砸了咂嘴,在一刹那的酸味以后,糖块的甜味显得更加甜蜜。他猛吸了柠檬味道香甜的空气,然后扯了被子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那你呢?”

大野本来就在摆弄手机,听了他的话也没有抬头。“我当然是陪着你啊,难道你想要喜欢你的小学妹?”

“才不是!”二宫乖乖地和准备出门的藤川老师打了招呼,然后就把头凑了过去,看大野一脸认真地回复着不知道是什么人发来的消息。

“大野桑是在给女朋友发短信吗?”

“回去晚了向恋人报备一下,”大野低下眼睛看了看他,“怎么就不叫我老师了?”

“反正现在也已经放学了。”二宫的声音不像平时没生病时的亮亮的少年音,闷闷的像是隔了一堵墙,“大野桑没有必要陪着我啊。”

大野终于放下了手机,胡乱地摸了摸二宫的头毛,“你不叫我我也是你老师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你现在又生病,就当是我宝宝了。”

“谁是宝宝啊!”

二宫张牙舞爪的像是要爬出来打大野,最后又只是哼哼唧唧地缩了回去。

“不闹了不闹了,”大野帮他掖了掖被子,“你睡一觉吧,今天晚上还去工作吗?”

“嗯……”

“不然就请假吧。”

“不用了……”二宫的声音越来越轻,“我睡一觉就好了……”

“那你好好睡吧。”大野趴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二宫安安静静的睡颜,迷迷糊糊的也陷入了睡眠。手上还留着二宫啃得小牙印,泛红的皮肤很快就会修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二宫和也是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典型的青少年,又不完全是。

大野被二宫叫醒的时候才意识到对方是要接着去工作到深夜的演员。二宫手上拿着台本,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你要去拍戏了?”

大野问了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然后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嗯,”二宫下床穿好了鞋,“经纪人打电话给我了,马上要去片场。”

“你还没吃晚饭吧?胃疼还没好就这么去?”

“肯定会吃的啦,片场便当还是很好吃的。”二宫一副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恢复健康的样子,“我又吃过了药,现在也不疼了。”他拍了拍大野智的肩,出门的速度像是一道烟。

“老师也早点回去别让女朋友等太久啊!”

大野智顺着窗户向外看去,二宫正飞速地向校门口奔去。

 

二宫和也是不同寻常的高中生,大野一直觉得,但是这不代表他不需要照顾。这种心情在第二天早上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也联系不上对方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一直以来二宫都是很少请假占用上课时间,即使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认认真真的请假。

焦虑感让大野下课以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又第一时间翻了自己的手机,刚好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的通话。

 

“您好请问是大野智老师吗?”

“是,您是……”

“我是樱井,二宫和也的经纪人,我们现在在学校侧门这边,您能来接一下他吗?”

 

 

【TBC】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