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趋光性 6

慢热

年龄操作

ooc

不甜

作者是个坑文惯犯

以上是雷点,注意避雷

 

 

前文    1  2  3  4  5


Chapter 06. 

 

“呦网瘾少年。”

“网瘾青年才对吧。”

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了,熟悉的声音也没能让半躺在几张椅子上的二宫抬起头来。樱井翔这么多年一直只带着他一个,看着他从籍籍无名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也早就从工作搭档变成了朋友。熟悉感让他放心的换了个姿势,继续安心地刷着手机。

樱井也不在意,兀自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顺带把手上的东西扔在了桌子上。

“单看你的脸我的话没有任何错误啊。”樱井示意了一下面前的东西,“生日快乐。”

“谢谢翔桑——”二宫拖着长音说,又探头去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啊可以不用去买衣服了~”

“自己去买啊。”樱井无力地回应他,语气中却没有一点期待的意思。“你是在看饭给你的生贺吗?”

“还没。”

“你应该去看看。”

二宫把落在屏幕上的视线分了一秒给了樱井,“唔。”

樱井看着二宫,知道他多半是在害羞。

“之前千住前辈说要给你办生日会的,怎么没见你再提?”

“前辈很忙的。”二宫换了个姿势继续躺了下去,“你是来找我聊天的吗?”

“还不是你自己拒绝了。”樱井叹了一口气,瞬间把自己切换到了工作模式,“你这几天的工作挺多的。”

“电影宣传,录VS山风,杂志采访……是吧?”

“首映礼之前还有新电视剧的试衣,具体时间……”樱井看了一眼二宫,“我明天早上八点去接你。”

“好早!”

二宫“啪叽”地扔了手机,把脸埋进了衣服。

“谁让nino你现在那么红呢。”樱井学着二宫遗憾的语气,一边起身去整理要带回家的东西,“今天还是你生日,”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数字8,“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吧。”

“翔桑你还要比我起更早回更晚,为什么还一天比一天高兴啊?涨工资了?”

樱井也不搭腔,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起来,“我送你回家,你起来快一点我还能早到家一分钟。”

“工作狂。”二宫露出红彤彤的眼睛直视着樱井,“你先回去吧,我今天不直接回家。”

“你去哪儿我送你。”樱井翔一副看小祖宗的表情,“你就别满街乱跑了。”

“没关系就在这附近。”

二宫伸手推了推樱井,“去吧去吧回去吧,不用担心。”

眼见着樱井离开了休息室,二宫又一个泄气躺回了椅子上。说实话,对于接下来做什么他是毫无头绪的,也不知道怎么就不想直接回家去。

生日啊……他是真的没什么特别在意的。他抓起衣服披在身上,淡定地盯着天花板。有重视生日的人,自然也就有并不在意的嘛……也许个别的生日还是很重要的吧,比如二十岁什么的。

二宫突然想起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有那么一个老师告诉自己二十岁的生日很重要,可是有什么重要的呢,除了能让自己开始上深夜的直播节目,和犯了事的责任承担,这个所谓的成年生日似乎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啊应该还有可以喝酒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朋友约出去喝酒,也可以屯上一冰箱的啤酒然后在深夜工作回家后开上一罐。

五年前的今天他刚满二十岁,可是那天似乎也只是结束了工作以后直接回家睡觉去了。

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有空想这么多还不如回家把游戏再过两关,也就随意地起身,借着昏暗的天色,混进了街道上的人群。

今天算不上节假日,但是商业街上的人还是很多,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在街上闲逛的他。二宫远远地看到了前方大楼上自己巨大的广告,一个转身就进了身边的建筑,随即发现自己进了个电影院。

……电影院就电影院吧。

最近似乎没什么电影上映,而且这家电影院打出了什么为nino庆生的旗号,剩下的拍片除了他的电影就是什么惊悚片。对比了一下午夜场看两种电影的体验效果,二宫当机立断地买下了自己电影的票。

也就当作是一个特别的体验了。

电影快开场了,二宫急匆匆地过去等检票,在人群中似乎看到了张熟悉的脸。想要去辨明一下那个人的身份,但他又不好动作太大,二宫只能等检过票后人们稍稍散开的时候,捕捉到了那个人的正脸。

“大……大野老师?”

对方一瞬间就回了头,抱着一桶爆米花,有些震惊地微张着嘴。大野智看起来和七年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看起来黑了不少,在电影院不是很明亮的灯光下看不清楚具体的表情。

趁着大野还没有做下一步的反应,二宫急忙一个箭步凑了过去,捂住了大野的嘴。

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成功地吓住了大野,但是也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二宫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就被大野一把揽住了腰拉到了过道靠里侧的位置,自己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爆米花桶随着他的动作晃了一下,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却没有一粒掉落。

“谢谢……”

二宫急忙小声道谢,察觉到自己腰上的手像触电了一般慌忙放开,然后尴尬地僵在了原地。

“好久不见,nino……”

大野小声地说。

二宫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电影票。他是买了最后一排不起眼的位置,一心想着不要引起太多人注意。

“老师坐在哪里?”

他凑过去看被大野捏在手心的电影票,惊讶地发现两个人的座位号是相连的。

这就真的是超出他的预料了。

该说是难得的缘分,还是戏剧性的偶然呢。

两个人找到位置坐下来的时候,电影已经要开始了。厅里人不是很多,但是作为深夜场已经算是很有人气了。前面三三两两的观众逐渐从轻声地交头接耳变得无声,让二宫略微觉得有些紧张。他想自己大概还是在意别人的看法的,对于自己的演技和作品。

“吃爆米花吗?”

大野在他身边压低了声音问他。

二宫有些僵硬地转头去看身边的老师,发现他正认真地的看着自己,眉头似乎是微微蹙起的。

“是很甜的爆米花,不会有酸味的。”

大野笑眯眯的,一句话就勾起了他学生时代的回忆。二宫突然就放松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接过了爆米花桶,捡了几颗扔进嘴里。

“原来老师你还记得啊?”二宫的手无意识地在爆米花桶里搅了搅,让它发出了碰撞的声音,“从那以后我都不敢吃糖了,生怕再上了当。”

大野又是弯起嘴角的笑容,放映厅的灯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观众席上也只剩下了各种物品摩擦的声音。二宫和也把爆米花桶放在了两个人中间的位置,装作无意地碰了碰大野的手臂。而大野瞬间就给了他回应,捏了几个爆米花放进了嘴里。

电影已经开始放映了,二宫再一次紧张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因为身边的人。他能爆米花在对方嘴里每一次被咬下的声音,以及清晰的吞咽的声音。大野又把手伸进了爆米花桶,但是因为一直紧盯着屏幕,所以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同样去拿爆米花的手来不及收回,和大野温热的指尖碰在了一起,然后又迅速地分离。

二宫吓得收回了手。

坐在身侧的大野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爆米花桶向他的方向又倾斜了许多。二宫飞快地抓了几粒放进嘴里,想要掩饰自己一瞬间的尴尬。

没有了多余的动作,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仿佛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二宫下意识地含住了爆米花,避免因为咀嚼发出声音。本来酥脆的爆米花在唾液的催化下变得柔软,奶油香气的甜味包裹住味蕾,直接淹没了他的意识。

明明影厅里回荡着电影中演员的对白,以及各种激烈的平缓的背景音乐,二宫偏偏就觉得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带来恼人的噪音,连呼吸的声音都嫌弃了。他不时屏住呼吸,仿佛能听到耳侧大野清浅的呼吸声。

这电影还怎么看。

二宫也没了什么研究一下自己演技的兴致,一心期盼着电影快点散场,好结束这种难熬的状态。偏偏电影的叙事还是不急不缓的,像是笃定了他不能做出任何反抗。

屏幕一暗一明,镜头切换后就是二宫的个人镜头。前面的观众席中有女孩子低声惊呼了出来,打破了本来安静的环境。二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却偶然瞥到了身边的大野转头看了自己一眼,一刹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不过很快大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电影上,让他再一次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看个电影看出了坐过山车的感觉,二宫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放弃夜晚的游戏时间在外面乱逛了。电影终于散场了,嘈杂声逐渐回到了电影院,灯光也缓缓亮了起来。偏偏大野还没有打算动,硬是耐心地等待着演职员表从头滚到了尾。他们等着人群逐渐散去,才慢悠悠地向门外走。二宫还抱着那桶没怎么吃的爆米花,算着步伐跟在大野智的身侧。

大野走路的姿势没怎么变,还是衣服放轻松的样子。他偏了一下头的时候,二宫就知道他要说话了。但是大野并没有问他为什么来看自己的电影这种难以回答的问题,而是一句若有若无的感慨。

“我还真是奢侈啊~”

二宫惊讶地看向大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大野看了看他,以为二宫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我是说,主演就坐在我身边一起看电影,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二宫也笑了起来,一反常态的没有说什么。两人走到影院门口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许多店铺已经打样,街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大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一边放慢了脚步。

“今天是nino的生日吧?”

二宫回头就看见了电影院门口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大大的给自己庆生的文字,只得不自然地捏了捏袖口,然后嗯嗯的打算敷衍过去。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换一个话题,大野又开口了。

“这么晚了也没什么给你生日祝福了吧?朋友之类的。”

二宫听出来他是在说自己毫无反应的手机,但是他并不打算揭穿他是为了看电影才关了手机的事实,继续跟在大野身边哼哼着。

“吃到蛋糕了吗?”

大野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他,然后问他有没有时间。

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心动了一下,于是就任由大野把自己带到了一家看起来很高级的店面。店名是花体字,他分辨了好久也没认出这到底是家什么店。但是明亮的橱窗告诉了他答案,虽然橱柜里的蛋糕已经所剩无几。

说句实话,二宫觉得这里和的大野智好像没什么匹配性。但是进了门的大野毫不犹豫地喊了一声“润酱”,就把都准备断电关灯的店主从柜台后面叫了出来。

“啊……”店主看起来就和这家店很符合了,无论是穿着还是五官都透着一股子高级的气息,虽然声音奶奶的,带着反差萌的感觉,“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二宫觉得这脸有点脸熟,好像是之前上了什么节目的听出名的高级甜点师,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很多年轻人最近都很追捧他。

“松本……润桑?”

松本这才注意到大野身后还跟了一个人,等看清了他的脸还愣了一下。二宫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先来个自我介绍,结果人家很快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松本狡黠地笑了笑,指了指店面的玻璃橱窗。二宫这才发现这家店对面就是刚刚那栋大楼,自己的广告牌正对着这边。于是他一下子就不自在了起来,眼神不住的向大野那边飘。

大野和松本打了招呼就进了里面,不一会就端出了一个蛋糕。看起来很朴素的蛋糕只用了鲜草莓做点缀,因为刚刚从保鲜柜拿出来,所以还透着一点点寒气。松本了然地把灯光调暗,还在店面里放起了生日快乐歌。二宫用脚蹭了蹭地面,然后拒绝了大野试图为自己点生日蜡烛的举动。

“又不是小孩子。”

二宫说。

三个人在第二天到来之前的最后半个小时,分食了一个小巧的蛋糕。大野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眼尾长长的,才让二宫突然意识到大野年龄的变化。他的曾经的高中老师,今年已经是个三十二岁的中年人了。他犹豫了一下,趁着几个人安静的瞬间,问出了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

“大野老师,当初为什么突然辞职了?”

大野突然沉默了,连坐在他对面的松本也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大野智。

“喂喂智哥,我可没听说过你还当过老师?”

松本说自己是大野的表弟,但是对于大野不到一年的执教经历一无所知。

“那时候润酱你不是在国外嘛……而且我大学学的本来就是为了以后去学校工作啊……”大野看着松本,却一直没看二宫,“我当初就因为个人原因啦才辞职的,后来去学了自己喜欢的摄影,现在不也是挺好的吗?”

于是三个人又一起陷入了沉默。

“当初就是突然做的决定。”大野补充了一句,“只有我爸妈知道。”

“大野桑现在是摄影师?”

“是啊,之前润酱宣传的照片都是我拍的。”

大野的语气带上了蜜汁自信,但是很快又回到了情绪不高的状态。二宫总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又不能说清道明。后来松本提出送他们两个回家,才打破了这种气氛。

 

 

【TBC】

 

 

大家新年快乐www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