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蛀牙

*其实应该叫绝世虐恋雪媚娘(不是)

*有真实故事背景,不过是绝世虐恋蛋黄酥罢了

*在雪媚娘和大福中间犹豫了很久

*好久不见



“光ちゃん、”大野叫住了即将走出会议室的夏川,“我找你有点事。”

夏川看着大野认真的表情,还以为他要谈论工作上的事。他们的项目要结束了,大野最近一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自己也处在崩溃边缘。

“你最近和ニノ有联系吗?”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夏川心理“咯噔”一下。除掉同事关系,他和大野,还有那个“ニノ”,都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朋友。再往前算算,一年前大野智和二宫还是恋人关系,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不声不响地分了手,二宫也很快被调去了京都分社,甚至没给他一个反应的机会。

夏川有些尴尬地推了推眼镜框,应了大野一声。

怎么可能没有联系啊,前几天二宫还和他抱怨“你们总部的那个策划部的大野就只会给他们这些执行人员找麻烦”,用的还是那种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过的恶狠狠的语气。夏川也不是没问过两个人的分手原因,但是这边这个大野含糊其辞,那边那个二宫假装下线,似乎是“商量好”的让他一个人抓耳挠腮。

所以最惨的就是他啦,人家好的时候自己吃狗粮,人家不好的时候他又夹在中间。过年时和两个人约饭都要分着来,一个中午一个晚上,对方问自己去干什么都要说是见个亲戚。

“你有什么事吗?”

你最好别有什么事,夏川想。

“那个,”大野关好会议室的门,“你还记得ニノ给我们做过的那个雪媚娘吗?”

不记得。

虽然他是想这么回答他。

但是他把那个雪媚娘记得清清楚楚。

二宫家里是开甜品店的,他和大野又是两个爱吃甜品的主,久而久之就认识了这个店长家的小学弟。二宫倒不打算继承家业,但是认识了他们两个以后竟也开始研究起了自己并不是很感兴趣的甜品,大学那会儿还总给他们做来吃。后来有一次二宫做了雪媚娘说好要带给两人吃,但他那天有事没去,甜点最后就都进了大野智的肚子。他有一段时间一直听着大野吹嘘那个甜点有多么好吃,是外面都吃不到的那种。

其实仔细想想,没准那个二宫学这些就是为了大野,但他还是为自己没吃到的雪媚娘耿耿于怀了好久,现在他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那个雪媚娘怎么了吗?”

大野犹豫了一下,“我有点想吃。”

……

……

夏川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想打人的冲动,尽量使现在的自己和颜悦色一些。

“所以……你想?”

大野点了点头。

“之前你不是没吃到吗……你去和ニノ说的话他一定会做给你。”

这不是问题的重点,夏川想,重点是为什么又是我?

“这不太好吧,”夏川想要挣扎一下,“突然找他说我要吃你做的雪媚娘。”

“你上次没吃到嘛,那个时候他不是说你什么时候想吃就随时联系他吗?”

“那……”夏川纠结了一下,“他现在在京都啊。”

“寄过来嘛。”大野立刻回答他,“之后三天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诱惑太大了,夏川知道大野有附近一家店的高级会员卡,那家店的甜点很好吃,除了贵几乎没有缺点……

“之后一周。”

“成交。”

反正自己也被夹在中间这么长时间了,不差这一次,夏川安慰自己。

 

二宫那边果然没什么怀疑,夏川把功劳都归在自己身上,毕竟他说得感人肺腑的,就差说那个雪媚娘是自己最后晚餐想吃什么no.1了。

“不过你现在想吃也好,过了这个月就没机会了。”

通话另一边的二宫声音有些低沉,似乎也是被工作摧残得不轻。

“下个月我就出国啦,这次出差怎么都要大半年。”

这件事夏川倒是不知道,他琢磨着大野也没比自己职位高,大概对此也一概不知,不过他也没有告知义务。

“那你出去之前回东京吗?”

“应该不回去吧,这个项目要月底才完,没有什么空余时间。”

“那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夏川挠了挠脸颊,“你真是走得越来越远了,工作一定要这么拼吗?”

“也不算拼”,大概是因为信号不好,二宫的声音有些忽高忽低的,“不过是顺着来,走到哪算哪了。”

 

挂了电话夏川就立刻联系了大野,对方似乎还在公司加班,但是兴奋倒是准确地传到了他这里。

“所以那个雪媚娘到底哪里特别了。”

“我吃了好多家店,但是都没有同时放草莓块、巧克力块和奥利奥粉的,”大野难得话多,“外面的奶油也很好吃,更别说那个草莓块的味道了,和店里完全不一样——总之就是好吃。”

“欸——”

大野那边似乎打翻了水杯,夏川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抽纸声,“他说那个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搭配。”

“这样啊。”

夏川没再接他的话茬,倒是想起这几样好像是某个人最喜欢的几种口味来着。

 

 

甜品迟了几天,但也终于等到了。

二宫把礼盒包了好多层,还选了速递。冷藏运输价格不便宜,二宫强调了好几遍。正值上班时间,大野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夏川就想着自己先拆了再说。礼盒里安稳地躺着四个个头挺大的雪媚娘,看起来倒是真的很诱人。

还好是四个。之前大野和他说一定要吃一个,不然等二宫来问他味道时他要答不出来就糟了。

“你的雪媚娘!”

夏川抱着盒子进了大野的办公室,眼见着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夏川和他一人拿了一个,迫不及待地咬了下去。甜点的确好吃,草莓块和巧克力混在一起,夏川一时难以形容那种味道。

“好吃!”

然而他吃完抬头时,大野仍旧捧着那一个小口小口地咬着,然后把仍旧觊觎着盒子里的“白团子”的他撵了出去。

“忘恩负义!!!!”

夏川特意多打了几个叹号表达自己的愤怒,大野回复得很快,大致是让他不要忘记和二宫说一声他“自己”已经吃完了。

“我当然知道。”

夏川回复他。大概也不会有人想到自己前男友就为了一口吃的费这么大劲吧。

“等等。”

大野那边的“对方正在输入”迟迟没有变动,夏川也就耐着性子等着。

“你和他说,出国以后吃不惯就自己做饭,不要总坐着腰病会犯,有人欺负也别忍着……那边挺冷的,照顾好自己。”

夏川没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也没说什么你怎么不自己去说,只是默默回复了一个“好”。

 

 

“你什么时候走呀?”

“我现在就在机场了。”

二宫似乎调大了音量,让他能听到机场嘈杂的声音。

“到了以后记得联系我啊。不要总去外面吃,吃不惯就自己做饭。啊,还有别总坐着注意你的腰……有人欺负你的话……虽然我觉得的不会有人能欺负你,记得告诉我,总之你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啦。”

夏川难得的说话磕磕绊绊,然后就听到那边二宫轻轻应了一声。

“之前的雪媚娘真的很好吃。”

夏川补充了一句。

“啊……那个,”二宫叹了一口气,“草莓快是用柠檬汁熬过然后冷藏过的,巧克力就是那个街边很常见的牌子,我之后把教程发给你喜欢你就自己做啊。不过甜食不要吃那么多免得之后又蛀牙,也不要总加班为难下面那群孩子们。”

“也照顾好自己。”二宫的声音还是忽近忽远的,“我要上飞机啦。”

 

夏川默默挂断了电话。

 

他牙齿保养得还算不错,有记得定期去检查,从来没长过蛀牙。倒是和他一个牙医的大野,似乎之前因为牙疼哭唧唧地去了医院。

 

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医生当有趣的事给他讲的。

 

“他当时揪着另一个男孩的袖子过来的,半边脸都肿了还问他今晚能不能吃到好吃的雪媚娘。”


【end】

评论(1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