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弟控是怎么炼成的

我可能不适合这个题材,ooc到天上去了,大家慎点

觉得我最近没有以前甜了,我不开心(不是)



-------------------------



大学城附近的咖啡店靠窗的位置上,面对面坐着两个青年。其中一个卫衣袖子挽起了一半,正在气定神闲地解决着自己那杯黑咖啡。至于对面那一个,已经抓耳挠腮有一会儿了,眼下正揪着自己皱皱巴巴的衬衫下摆,嘴巴张合了许多次也愣是没憋出什么话来。

 

但是他激动啊。

 

你看这个咖啡店前前后后坐的基本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店内的装饰以及展示出来的甜点像是在散发着恋爱光波,而且还位于大学城附近——前辈带自己来这种地方而不是他们高中旁边的刨冰店,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前辈对他也有意思啊!

 

只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能操之过急。二宫前辈现在还能够装作这样淡定的样子,说不定内心有多么期待我的表现,如果贸然行动,对方免不了过于害羞然后给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应。衬衫男飞速地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顺带着迅速地推了推眼镜。

 

“我……”

 

“打扰一下,您的芒果千层。”

 

他不悦地看了一眼在这个不巧的时机送来甜品的店员,但是这个店员一直微笑着看着自己,一定是因为感到抱歉,他想,为了保持在前辈面前良好的形象,他决定大度地挥挥手。

 

没想到惹得店员又多看了自己几秒,他决定归功于自己潇洒的姿态。

 

二宫前辈倒是抬头看了看这两个人的互动,笑意都写在了眼睛里。这下衬衫男更加得到了鼓励,攥了攥拳头准备接上刚才的话茬。

 

“.…..前辈,我……”

 

“打扰一下,您的草莓慕斯。”

 

他有些沉不住气地看着店员小哥再一次微笑着送上了甜点盘子,声音中的不满多到仿佛要溢出来。“我没点这个吧?”

 

然而店员小哥还没张口,前辈就笑眯眯地接过了甜点。

 

“是给我的。”

 

“哦……哦。”

 

接连两次被打断让他多多少少心有不甘,只能捏了捏膝盖权当打气,然后鼓足了一口气——

 

迅速看向另一侧,刚才那个店员小哥果然端着一杯什么东西向着这里蠢蠢欲动,发现了奥秘的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在对方转移到这边的时候喊了出来。

 

“二宫前辈……我喜欢你!”

 

热可可劈头盖脸浇了一身。

 

他有些懵地抬起头,发现店员小哥的微笑仍旧是刚刚那一副,但是蠢钝如他直到现在才能感受到微笑中蕴含的凉意。

 

“你就是那个死缠烂打围追堵截小和一星期的那个高一小屁孩?”

 

“啊……?”

 

“劝你离他远一点,下次再让我在小和十米以内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而就在他的对面,笑意盈盈的二宫和也大前辈正在专心致志地品尝刚刚被端上来的草莓甜点,等店员小哥说完了话,才撂下叉子扯了扯对方的袖口。

 

“慕斯有点太甜啦,哥——”

 

 


 

一边上学一边在学校附近兼职的优秀大学生大野智,在自己最开始的十几年人生里,完全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个可以用“弟控”这个词形容的人。毕竟他调皮捣蛋上房揭瓦,怎么能轻易就对着一个比自己小的人小心翼翼掌心捧着呢?

 

然而事实告诉我们,每天给自己挖坑插小旗子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二宫和也是大野智父亲旧友的孩子,在他才初一的时候因为生意上的缘故,把他从老家送到了大野家。大野智在当时是一万个不愿意,毕竟家里他最小,二宫来了不是要抢走属于他的宠爱嘛。尤其是那个时候的二宫和也还是个孩子的身形,除了没那么壮实的体格之外,从长相到肤色再到那张甜甜的嘴,整个一浸了蜜的糯米团子。至于那个时候的大野智,大了对方两届的他虽然在各种“花式作死”上收敛了不少,但是成绩上一直是一路亮红灯的。

 

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真·别人家的孩子”,喜欢他和投敌叛变有什么区别!

 

大野智反正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上学放学的时候更不想带着那么一个小尾巴,俩人都是隔了几十米走,直到临近了家门才一起回去的。虽然那个时候的小糯米不是很明白大野家的哥哥不喜欢自己的原因,但是被自己喜欢的小哥哥嫌弃了这件事,他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的。

 

还被勒令不许叫“大野哥哥”。

 

委屈是一定要委屈的,但是才不会把委屈说出来。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的微妙关系一直持续到大野初中毕业,两个人在学校上没了那么多瓜葛,才逐渐冷却下来。本来以为日子就这么混混就过去了,事后想想,都怪他那个朋友,在那天中午突然对他说了一句话。

 

“我听说住在你们家那个叫二宫和也的小孩和中村那帮人在一起。”

 

中村是他们这篇街区著名的小混混,天天勒索附近的小孩子,据说当初就是因为校园暴力才被劝退的。

 

大野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知是怎么的就着急了起来,直接翘了甜品部的部活就出了学校,脑子里乱糟糟地不知道想些什么。

 

“我只是不想那小子和那群人混在一起啦。”他想,“毕竟是住在我家的人。”

 

然而当他看到被中村一群人围在街角的二宫和也的时候火“噌”的就上来了,小少年把书包背在胸前,一步一步向后退,脸上还带着不服输的表情。不过本该是清清爽爽的小少年,衣服却已经是脏兮兮的,仔细看后退的动作都是踉踉跄跄的。

 

大野还没来得及上前,就听到二宫喊了一句。

 

“我才不是没人要的小崽子!”

 

中村那伙人当即哄笑了起来,一边还不忘记向二宫和也逼近。大野远远地瞧见二宫抬了头,他显然是看到了自己,却没露出任何求救的表情。

 

他们是怎么舍得把干干净净的小团子搞成这样的?

 

那天发生了什么大野记得不是很清楚,反正他就知道自己当时是冲了过去大喊了一句“离我弟弟远点”,后来大概就是一身伤的他背着一身伤的二宫和也回了家,回去以后还被自家妈妈揪了耳朵。

 

二宫趴在大野背上的时候都没掉一滴眼泪,但是大野听到了他小心翼翼地喊自己哥哥。

 

后来大野智找了一群朋友把中村那群人来来回回打了好几次,每天还要亲自接二宫和也回家,让二宫受了委屈的人一律报复回去,顺利让二宫和也成为了方圆几里最不好惹的人。

 

当时还吓得大野妈妈以为自家儿子混了黑道,不过都是后话。



TBC (极有可能就是END了)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