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兑了水的糖

我爱SK

论什么叫嘴甜(×)


二宫和也在暮春之际,光荣的,上火了。

这也不怪他,新电影刚拍完,各种团体番组个人番组又涌了上来,再加上和大前辈的电影计划突然这样砸过来,压力大点,可不是上火的好时机么。

二宫倒是不介意,毕竟看到镜子里没有刻意减肥却光速瘦下去的自己还是很窃喜的,谁让他懒得专门去健身,然而保持身材还是爱豆之必需呢。

不过嘴里的苦让他甚是苦恼。

好不容易录完节目送走嘉宾,二宫第一个冲回了休息室。

喝一口水都是苦的,这日子没法过了,二宫愤愤地想。自家的大叔最近又闲的很,没事去钓个鱼什么的仿佛上节目是个副业更不用提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样。啧啧,那个猫背大叔又慢慢踱进了休息室,fufu笑着向他走了过来。

什么嘛臭大叔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异样!

二宫故意把头一撇假装没看到他。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大野刻意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nino……”大野靠了过来。

……

“nino……”

…...

“nino你看我拿了糖,刚刚嘉宾带过来的胶皮糖,我们小时候经常吃呢。”

……笨蛋大叔,只是因为嘉宾给的吗。

“nino吃过糖嘴里就不苦了哦。”

……不要你管。

……

在二宫以为猫背大叔放弃的那一刻,失落还是有的,然而下一秒自己的身体就被强硬地掰了过去,紧接着是嘴唇上温润的触感,一个小小的舌头先是描摹着他的唇线,像是小猫的舌头一样试探地舔舐着他,痒痒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咬紧了下唇,却又在下一个瞬间被突然强势起来的舌头强迫松开。

这个人大概是刚吃过糖,满口都是甜腻的味道,香甜的气息裹挟着软软的小舌头闯进了二宫的口腔。

这个小舌头着实不安分,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口腔内上上下下的摸索了个遍,

“唔……”

二宫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瞬间像是被强力删除了一样,一片空白。

从嘴里到心里……

都是炸裂的甜。

二宫红着脸推开了大野,刚想说什么,休息室的门却被人打开了,其他三人走了进来。

天然的相叶一眼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尴尬。

“呐呐nino,你的耳朵怎么又红了。”

笨蛋相叶,二宫没说话。

樱井和松本都是一副了然的模样,樱井更是笑着看了一旁的大野一眼。

然而这边这个压根没看他,只是强压着笑意问已经红成萝卜的二宫。

“甜吗。”

二宫白了他一眼,没作声。

……

甜甜甜你最甜

全世界都没有你甜。

说出来才怪。

你个只知道直球的钓鱼蠢大叔。

【END】

小学生文笔
改了个bug
我就知道大白天自己就像个傻逼一样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