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火

对不起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填坑的…吧

【SK】坠海(三)

双卧底

 

OOC慎入

 

---------------------------

 

 

「砰、」

二宫和也没想到,他本来是把跟踪自己的人带回组织,来证实他之前关于组织内部有人想打击他的猜想,而这个人却被组长的特助一枪击毙在他面前。

“二宫先生,”特助把枪插回怀里,走回到组长的身后,“最近组里有很多事,这种小喽啰您在外面处理好就不要带回来了,凡事应以任务为先。”

“是啊是啊,”组织里的另外一个叫井上的干部帮了腔,“二宫你这次货没运回来就算了干嘛还要搞了个小人物回来。”

二宫悄悄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大野一眼。

他还是那样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地围观着一切。

“是啊,真是不好意思,”二宫收回了视线,“脏了特助的手。”

二宫定了定心思,又勾起了一丝微笑,“不过真是吓死我了,幸好发现被跟踪以后我就提前转移了货物,所以即使我运货时被围堵了,也没什么大碍呢。”

二宫掏出上衣口袋里的钥匙,向桌子的方向扔了过去。

“真不好意思啊,我做什么都喜欢先过过脑子。”

井上不自然地别过了眼神。

 

 

郊区一个普通的高级公寓里,二宫和也正在慢悠悠地煲汤。他觉得有时候大概是造化弄人,当初为了躲避家里的催逼和既定的人生硬是叛逆地报了警校,又因为有些人时不时的看轻成了年级的top,后来莫名其妙地被大野看中成了卧底。看起来从毫无波澜的人生轨迹转了个方向走向了更加惊险刺激的一边,却还是在这种时候渴求着以前那些微不足道的平凡。

比如现在,他尝了尝自己熬的汤。

你永远不会猜到人生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二宫想。

这个公寓是大野的私人住宅,但是知道的人也不少。不过因为位置在郊区鲜有人来,也并不会引起什么特殊的怀疑。

这也就成了两个人经常相聚的地方。

有的时候他们会提前约好偷偷「约个会」,这种时候一般是二宫早早地来到大野的住宅,简单的做两个小菜等他回来,两个人吃个饭,二宫就会离开。这种再简单不过的约会却时常成为两个人最期待的时间。即使这是违规的——两个表面上应该表现得对立的卧底却隔三差五滚在一张床上,如果被上面知道了,估计他们会气炸的。

一想到这里,二宫就觉得很好笑。

上面再生气也只能是生气,对他们也无可奈何,毕竟是神龙不见尾的卧底。

最近组织的活动愈发频繁,安心做了五年黑道的他们都知道,真正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咔哒、」

门开了。

二宫盛了两碗米饭,摆在了餐桌的两边,又回去拿了两双筷子。

大野进来了,二宫能感觉得到,可是那个人就站在门口,没有任何动作。

他回过身去。

大野站在门前,双手上还有尚未凝结的血液,黑色西装下的白衬衫上也溅上了血渍。

幸好不是他的血。

这是二宫的第一个想法。

他垂下了头,认真地把筷子摆在餐桌上。

“去洗个澡吧,该吃饭了。”

二宫和也坐在餐桌旁盛着还在冒热气的汤,一边分出精力注意着浴室里的动静。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停止了,但里面的人却一点要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智君?”

他放下了手中的勺子,走到浴室门口。

“大野君?洗好了吗?”

“……嗯……”

皱着眉听浴室里隔了好久才响起的低沉的声音,二宫拉开了浴室的门。

——大野已经换好了衣服,却仍在洗手池边低着头发呆,仔细一看,那手像是被疯狂地揉搓过,内外侧都泛着红。

二宫猛地推开门,“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大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软软地笑了一下,“吃饭吧,和也。”

 

 

二宫和也一直觉得,自己活这么长时间,最大的人生经验就是只看不说不问。他的直属上司是大野,那在任务上他便一切都按着大野的安排来。

但是他们。

应该是情侣吧?

他第一次有冲动想把大野智压在墙上问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是觉得他冷漠。

不是觉得他过于冷静。

而是。

你真的喜欢我吗?

二宫伸出手,描摹着枕边人清秀的眉眼。

睡着的大野显得幼而乖巧。被子好好的罩在身上,双手蜷在胸前。但是时不时因为做了什么梦而蹙起的眉,以及长期劳累攒在眼睛下方的乌青,却给这个孩子一样的面容填了几许让人心疼的意味。

二宫和也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大野智刚刚在和他安静地吃过饭后,少有的拉住准备离开的他,把他留了下来。

他以为大野是想和他做的,没想到大野只是要他陪陪他,就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回想起刚刚那个人从身后抱住他,头埋在他的脖颈,在他耳边用他几乎没听过的脆弱的声线小心翼翼地问他可不可以留下,二宫就觉得心中一阵狂跳。

这么长时间以来,大野会把疲惫展现给他,也会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却又从来不说出内心的痛苦与挣扎,只是让他陪在身边。

二宫是希望这是因为他喜欢他所以信任他。

但是,他又很害怕。

智君。

你到底是因为喜欢我。

还是因为我是你身边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而这份害怕让他心底的不安全感持续放大……

 

第二天二宫和也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凌晨三点多,外面还是黑的,二宫撇了撇嘴,但是大野智不知道已经坐在窗边有多久,身边一地熄灭的烟头。

他摇了摇头。该起床了,他可不能被别人看见在大野这里过了夜。

大野听着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又点燃了一支烟。

“啊……大野君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坠子?”

“没有,”坐在窗边的大野并没有回头,而是猛地吸了一口烟,鼻子轻微地翕动了一下,“你是掉在别的什么地方了吧。”

二宫懊恼地挠了挠头。

“真是的,明明带了很久的坠子说没就没了。”

“执行任务还带这么有个人色彩的私人物品,本来就是大忌。”大野回过头对他说,“要是掉在我这了我找到以后给你。”

二宫忙点点头,披上了外套。

“行了大叔知道啦到家再短信联系,我回去还能睡一会儿再洗个澡什么的,你也多休息,一天天青个脸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黑道似的。”

大野智看着夺门而出的二宫,抬高了声音,“记得吃早饭。”

“知道啦——”

大野眼里充满了宠溺。

然而下一秒,他的眼神又变得深沉起来,盯着自己刚刚展开的一直紧握着的左手。

普通的白手帕上躺着一个坠子,正是常常挂在二宫脖子上的那个。

 

 

【TBC】

 

 

预警???

可能会虐???

重新改了大纲……然而HE是不会变的……

 

浪了这么多天终于开始写了点东西。

然而。

身处考试月的我……

顺便。

智君真好看啊......

差点忘了!!gn们端午安康!!

评论(6)

热度(38)